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墨雪文学网 >> 灰色国度 >> 第22章

青瞎子长年混迹市井,贪心却也聪明。他跟在秦菜身后,偷偷摸摸地看她去了哪里。

到工地外面,青瞎子找做工的人一问,知道秦菜在李妙的工地上管材料。李妙就是猫哥,因为妙字通喵,大家开玩笑叫他猫哥。

晚上,秦菜正在锁仓库门,青瞎子就摸了过来。一看见他,秦菜立刻就警觉起来:“你来干什么?”

青瞎子赶紧示好:“蔡小姐(他打听到秦菜叫蔡琴),别误会,我是好意,好意。我知道有个人是个肥羊,我想我们再合伙弄他一笔。”他低声道,“蔡小姐,您有这本事,何必窝在这个地方呢。”

秦菜态度冷淡:“我没兴趣,你走吧。”

青瞎子哪肯甘心,他脸皮厚如城墙,只拉着秦菜左说右说,秦菜推拒得烦了,只得忽悠他:“这东西要隔一阵才能再发挥效用,你先走吧,有路子我会再找你的。”

青瞎子这才恋恋不舍地走了。

天气越来越热了,晚上,猫哥带秦菜去了三画市市区,在大排档吃猪脚炖粉条,又叫了些烤串,加上冰镇碑酒,使人胃口大开。

两个人正吃饭,突然猫哥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秦菜,这才接起来。仍然用的扬声器。

秦菜一听声音就是一怔,是秦妈妈周碧华。

“子扬呀,你的钱姨妈收到了,难得你还记挂着姨妈。唉,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也不知道哪天能还你。”秦菜那个远房表哥就叫谢子扬,秦菜浑身僵硬。

猫哥先看了秦菜一眼,才轻声道:“姨妈,钱收到了就好。好好给姨父看病吧。”

“嗯,等到合适的肾源就给他做手术。娃子,让你费心了。”

猫哥又跟她客气了一通,最后挂了电话。他脸色越来越严肃:“你从哪弄的钱?”

秦菜埋头吃粉条,信口扯谎:“上次在医院,方总旁边那个,是我师叔。我从他那儿借了点钱。”

这话猫哥信,那男人他记忆深刻。二十万肯定不在话下。

“你为什么不跟我借?”这话问得小声,但秦菜还是听见了。她抬头正对上猫哥的目光,顿时红了脸:“猫哥……我怕……我还不上。”

猫哥也红了脸,他是个糙汉子,工地上的人懂得不多,但重情重义:“小蔡,你那师叔……哥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哥是打心里把你当自家人,这钱哥先替你还回去。”

他在外边跑,看人看得比秦菜清楚。白芨本就一身邪气,他就有点担心秦菜和他走得太近。

秦菜摇头:“猫哥,我……”

猫哥搓着手,许久才说:“妹子,虽然相处时间有点短,但是哥是个啥样的人,你应该知道。哥不知道你为啥不回家,但是如果你不嫌弃哥,要不我们……”

秦菜脸比煮熟的虾子还红:“猫哥,我……我有男朋友的。”

猫哥一怔,随后又打了一下自己的嘴:“瞧我胡咧咧些啥,没事,哥还是你哥。来,跟哥喝一杯。”

秦菜第一次喝碑酒,说真的,味道一点都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

她喝了半瓶,猫哥喝了两瓶。他是外面混的人,酒量本来不错,不过秦菜在,他可不敢多喝。

就这么一点酒,秦菜的脸蛋已经红扑扑的像极了秋天的苹果。猫哥往她碗里挟了几筷子瘦肉,突然觉得有点晕眩。

有时候秀色醉人,更烈于酒。

吃过饭,秦菜坐猫哥的三菱小货车回工地。那是八月的夜晚,月亮又大又圆。城郊的公路车辆稀少,月光铺陈一路。

“妹子,你的男朋友……一定读过不少书吧?”猫哥憨憨地笑。秦菜抿着嘴,吕凉薄在六号教学楼九楼读书的身影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嗯,他知道不少东西,也喜欢读书。”

猫哥挠挠头:“多读书好,比哥这种大老粗强。”

秦菜偷笑:“又胡说。”

“你出来做工,就是为了供他读书?”猫哥第一次试图了解她的家事,但秦菜却不能实说:“不是……他读书去了,我父母要让我嫁人,所以就逃出来了。”

她又说了谎,但猫哥深信不疑——这桥段真的是太多太烂了:“嗯,那就好好做活,等以后你攒了钱,他也毕业了。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秦菜重重点头——一定能够在一起。她想起当初作梦见到那一幕。周围荡漾着海水,在温柔的霞光里,他们紧紧相拥。

甜蜜就这么溢满心间,只要活着,只要等待。

一定会有这样一个结局。

凉薄,你好么?

猫哥一直替秦菜关心着她家,秦老二的主要病因是肾功能衰竭,而现在,根本等不到合适的肾源。脏器移植,最大的难处不是手术,而是器官供给。

猫哥看看秦菜,终于给秦妈妈出了主意:“姨妈,器官移植最好还是直系亲人之间移植,不容易排斥。”

秦菜听到妈妈的哭声,家里三哥秦小荣在读高中,马上就要高考了,家里根本不敢告诉他秦老二得了尿毒症。五弟秦小贵才十岁。大姐、二姐都已经出嫁,婆家怎么肯同意她们割一个肾给自己爸爸?

秦菜深深叹气。

晚上,青瞎子又来找秦菜。秦菜突然问他:“黑市上一个肾多少钱?”

青瞎子一下子得意起来:“这你就问对人了,一个肾八万到十五万,不过有一个地方只用五万,而且不用手术,保证成功。”

秦菜转头看过去,青瞎子神神秘秘:“要不要我带你去?”

秦菜跟着青瞎子来到一个地方,居民楼,周围连个标志性建筑都没有。青瞎子带她在四楼停下来,外面就用A4纸写了两个大字——通阳。

青瞎子敲了两下门,里面有人探出头来。看到是他,这才将二人让进屋里。

里面和外面大为不同,正中央供着一位长须长眉的人物,看不出哪方祖师。右边安置着一方红木写字桌,桌后的红布上悬着白瓷小牌,上书阴宅、阳宅、地理风水、疾病、讼事等等各种名目。

桌上压着一方玻璃,玻璃下有一张标价清晰的价目表。

墙的另一边,悬着一副太上老君像。两边各有对联,古篆。左边是:世事国事听天,右边是:汝身汝命由我。――

秦菜不禁暗叹一声好大的口气。

下面是一方红木贡案,案上置古青铜香炉一蹲,铭刻已经模糊,上面香烟袅袅。两旁放着一对青花瓷瓶,只是秦菜看不出是不是真品。

接待的人将二人引到座上坐下,泡了茶方询问二人来意。青瞎子说了疾病,对方便将一块写着疾病的小瓷牌交到他手上,又登记了姓名、年龄、八字、电话等。

秦菜写八字的时候格外小心。

好像每个人都有姓名,八字就是魂魄的另一种姓名。找一本书,要查书号。而找一个魂魄,最先要的就是这个魂魄的生辰八字。

如果得知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即使是刚刚入门的初级咒法,也可以很轻易地将一个正常人置于死地。

但是这里的规矩十分奇怪,入馆登记全部是生辰八字。秦菜将年号、月份、日期都填对了,时辰就随手填了个酉时。

如果对命理确有了解的人,很容易看出一个人的出生年月,但日期和时辰就说不准。

挂号费三百,秦菜有些肉疼,但还是给了。排队一直排到下午三点,终于轮上了。

秦菜一进去,就觉得背脊发冷。里面是间小屋,柳木架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小人儿。有柳木刻的、泥捏的,各种材质。

一方红木案桌前,一个人头顶秃了大半,看上去只怕六十有余了。这时候正在用白布擦手。青瞎子赶紧把白瓷牌递上去。

那人将秦菜上上下下的打量,面色越来越奇怪。此人神奇之处,就在于来人不用说明来意,他就知道病因。

可这时候他只是打量秦菜,不说话。

秦菜突然明白过来,这个人应该也是阴眼,学了些偷看的本事。但是他为什么不说话?

“可不可以让我替这位小姑娘看下手相?”他的声音好像也混了泥,显得苍老而混浊。秦菜很有些犹豫,他又补充了一句,“免费赠言。”

秦菜刚要伸手,突然看到架上的小人儿,脑子里有什么东西一闪,她想起一件事——

当初她受了伤,秦老二找白河要两万块封口费。白河当时怎么说来着……

“去找这个人,钱……他会给你,两万太少,他大约得给你五万。”

一个肾,五万。

她骤然缩回手,转身就走:“不了,谢谢。”

她逃也似地跑出去,青瞎子追出来:“咋啦?”

秦菜气急:“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偷别人的肾卖给病人,这是遭天谴的事!他们是坏人!”

青瞎子觉得好气又好笑:“你个丫头管那么多干什么,你需要一个肾,他们又能给你。我可认不出什么好人坏人,我只知道他们对你有用。”

秦菜推开他:“我不会求这种人做事的,再便宜也不会!”

她大步走了,青瞎子跟在身后叹气:“死脑筋。”

当天夜里,秦菜做功夫,感觉自己从额头脱出,发现自己站在火车站。

怎么会在这里?她静静往前走,不知道自己的来意,也不知道怎么醒。

没走多久,居然来到一个烟酒店面前,秦菜咬牙切齿。这个老板骗了她六百块呢,哼!

正想着,突然她看见那个老板傻呆呆地在门口游荡。秦菜自然知道这只是他的魂魄。人在入睡时灵魂经常离体,去各种地方,所以人有时候喜欢作光怪陆离的梦。

而负责记忆的那一魄各不相同,所以总有些梦印象深刻,有的梦你越是想越是很快就会遗忘。

秦菜走到他面前,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的来意——其实潜意识里,自己还是想着那个肾,对吗?

那个能够偷看的人为什么登记人的生辰八字,又为什么可以取别人的器官?

因为入内看病本来就是心怀恶意,将疾病付诸他人身体。那本就是最损阴德的事,再留下生辰八字,无异于饮鸠止渴。

对方下次若再取登记之人的脏器甚至性命,也是报应,罪孽会轻很多。

秦菜自认为是个好人,不愿与恶人为伍。但是这个老板不是个好人!

她站在烟店酒门口,反复犹豫。这个人也不知道骗了多少旅客,德性早就败坏,若是取他一个肾……

不不,就算他再坏,肾也是他的,自己没有理由硬取。

为什么没有理由?他本来就是个坏人,换个肾也是报应。

秦菜思来想去,最终下定决心。

决心虽然下定,她还是有点害怕。但周围无人,他的模样又是迷迷糊糊,不太清醒。秦菜不管三七二十一,伸手一把掏出他的肾!

她不知道究竟哪里是肾,但心里一直念着肾,握在手上的竟然真的就是一个肾。

秦菜全身发抖,拔腿就往家的方向跑。她念着秦老二的生辰八字,这时候仿佛缩地成寸,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看见自家的房子。

秦老二倒在院坝里,奄奄一息的模样。秦菜上前,将肾补在他被掏空的地方。他看见秦菜似乎也并不认识,只是傻傻地躺着。

秦菜站在家门口叹了口气,里面秦小贵的声音传出来:“哪个在外面?”

秦菜突然就醒了。

火车站那边,一个经常用假钞骗旅客真钞的烟酒店老板夜里突然猝死。

秦菜毕竟是个新手,没有经验。取魂魄之上的肾,人本来不会死,但她昨夜过于紧张,取肾之时下手太重,又忘了安他魂魄。他魂魄惊痛之下散开,不能回体。

待天光一亮,经阳气一冲,魂魄俱散。人自然死亡。

秦菜是在第二天才看到报纸的,那新闻太简单,还写在夹缝里。一条人命,于这个世界真的太过渺小,如沙落海,不闻其声。

秦菜五味杂陈。

喜欢灰色国度请大家收藏:(www.moxue99.com)灰色国度墨雪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灰色国度最新章节 - 灰色国度全文阅读 - 灰色国度txt下载 - 一度君华的全部小说 - 灰色国度 墨雪文学网

猜你喜欢: 猛鬼夫君阎王妻冥媒正娶林小晚历险记鬼话阴阳斋名侦探事务所长生祸事天命新娘同居鬼友茅山:六阴女道走在地狱边缘蛊毒瞑恋之极品仵作娇娘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鬼算传承人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道士房东,快开门欲罢不能:深渊谋杀死亡万花筒末世空间法则猛鬼新娘之厉鬼索命古今奇谭之云真罪爱安格尔·黎明篇超感应假说请魅惑这个NPC恐怖女主播
完本推荐: 我的大小美女老婆全文阅读VIP闪婚:权少溺宠呆萌妻全文阅读邪神狂女:天才弃妃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娇鸾全文阅读宝瞳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宠婚:慕少的娇妻全文阅读重生之天才神棍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都市大亨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重生之贼行天下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超级仙学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攻略极品盛唐小园丁阁楼沐栉花神兽召唤师冥王退休计划快穿:男神,有点燃!重生之战神吕布归向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超脑太监万族之劫我的极品大明星老婆余烬之铳最强狂兵天唐锦绣狼与兄弟北宋大丈夫顷洛惊华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传奇快穿之不当炮灰重回二零零五乘龙佳婿魔临马过江河我真不是学神道祖,我来自地球平凡末世路麻烦请叫我上仙百炼飞升录

灰色国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灰色国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灰色国度txt下载手机版 - 一度君华的全部小说 - 灰色国度 墨雪文学网移动版 - 墨雪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