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墨雪文学网 >> 琢玉 >> 第五十章

秦衍皱起眉头, 静静看着傅长陵,傅长陵从那眼中看出了拒绝。

他正要开口, 就听秦衍提醒道:“明彦比师姐矮。”

傅长陵听到这话, 就知道秦衍的顾虑了。他是比秦衍要高的,那他只能伪装比上官明彦高的谢玉清。但这也是傅长陵考虑过的, 他忙给秦衍解释道:“我知道,只是你的身高恰巧和师姐差不多,而我的身形是可以变化的, 若是我来穿师姐的嫁衣,咱们两的身形都得变一下, 毕竟你明显也比明彦高些。”

秦衍得了这话,他犹豫了片刻,傅长陵看出他对嫁衣的挣扎,小心翼翼开口:“那……要不我想想办法,两个人一起变一变?”

秦衍摇了摇头,他惯来是为大局考虑的, 便应了下来:“按你说的就是。”

傅长陵舒了口气,他从灵囊里将一套嫁衣翻了出来,放在桌上:“这是师姐嫁衣的预留的一套,本来是用来防止明天嫁衣出问题的, 如今留在你这里。她这衣服难穿, 明日酒宴, 我和明彦想办法先把你安排在后院, 然后你把衣服穿上, 等我和明彦在外面宴客的时候,你找个机会进师姐房间,和师姐把这套行头换了。”

“好。”

“我和明彦已经安排好了侍卫巡逻的顺序,在交班最薄弱的时候,我会用玉佩传音给你,你到时候在门口用布谷鸟的声音做暗号,师姐会想办法遣开侍女,你就和她换过来,明彦会在地道入口的地方等师姐。”

“明白。”

两人商量好后,傅长陵放下嫁衣,便告别离开。等出了屋中后,傅长陵深深吐出一口气来,才肯去听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他抿了抿唇,颇有些高兴,转身便回了屋中。

到了屋里之后,云羽正躺在床上看话本子,而后便看见傅长陵从旁边拿出一张巨大的纸来,在上面勾勾画画。云羽有些奇怪,从床上探出头来看:“这是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画画?”

“这不是画,”傅长陵将这纸提起来,轻轻一抖,往自己身上盖了一半,而后云羽就看见那纸轻巧的贴合在傅长陵身上,贴上的那一半,露出的就是上官明彦清秀的面容。傅长陵用他惯有的表情笑眯眯开口,“这是皮。”

云羽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道:“我的天,你在万骨崖待这些年,真越来越像鬼物了。”

“别瞎说话,”傅长陵放下手中的皮,又重新勾抹起来,慢悠悠道,“我这是技多不压身。”

傅长陵画了一夜的皮,终于把这皮囊画得和上官明彦一模一样,这时已经到了卯时,上官明彦的侍从到了门口,恭敬道:“傅公子、云公子,仪式快开始了,奴才进来帮二位梳洗。”

傅长陵听了这话,将手里的皮慢慢卷起来,应了一声道:“请。”

说完之后,侍从轻巧推开了门,而后一干人鱼贯而入,他们依次手捧杏色华服、玉冠、配饰、绣了金色卷云纹路的黑靴。

这些人和傅长陵云羽行礼,而后便起身来,开始帮着两人梳洗。

傅长陵坦然接受着这些人的侍奉,云羽却处处觉得尴尬,不断推脱着道:“我来就行。”

“小姐姐别碰我腰啊。”

“可以了可以了,谢谢。”

“小姐姐别碰我腰啊。”

“可以了可以了,谢谢。”

傅长陵听着云羽在一旁叽叽喳喳,忍不住笑起来,他安抚着云羽道:“行了,别挣扎了,安安稳稳坐着,别添乱了。”

被傅长陵这么一说,云羽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才安静下来,让侍女束发穿衣,而后用香球熨过周身,这才走出门去。

出门之后,两人便看见秦衍已经等在门口,他同他们一样,杏色华服,卷云纹路金线压在边角之处,玉冠高束,穿过发冠的簪子两头坠着两颗色泽云润的珍珠,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

可秦衍的动作是极稳极微的,他抬头看过来时,那两颗珍珠似乎也只是被风吹动,根本没有被他的动作影响。

他惯来是白衣若仙,今个儿这一身华装,终于堕了几分凡尘,看上去像是哪家清俊公子,带了些温雅的书卷气息。凤眼平平看过来,便似是落了晨光。

傅长陵笑起来,高兴跑了过去,招呼道:“师兄早。”

秦衍点了点头,看向跟着走来的云羽,上下一打量,温和道:“云羽今日看上去不错。”

云羽有些不好意思笑起来,傅长陵赶紧将头探过去,追问道:“师兄,我呢?你不能光夸云羽啊。”

秦衍瞟了一眼傅长陵,只道:“你日日都如此。”

说着,礼官上前来,恭敬道:“三位,时辰差不多到了,还请三位宫门前等候。”

秦衍点了点头,便领着两位师弟跟着礼官一起往宫门走去,傅长陵跟在秦衍身后,犹还不忘打闹:“日日如此是什么意思?是日日都这么平凡,还是日日都这么英俊?”

“师兄你别不说话啊,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夸我了?”

“师兄,唉,你走慢点儿啊,你别嫌我烦啊。”

傅长陵叽里呱啦说了一路,天微微亮起来时,三人刚好到了宫门,迎亲队伍已经在宫门前站定,上官明彦身着喜袍,头顶金冠,驾马立在最前方。这迎亲队伍人数极多,看上去热热闹闹,但是因为是都是鬼组成的队伍,哪怕到处是“喜”字,也冲不散整个队伍的阴森森的鬼气。就连上官明彦骑的那匹马,都隐约只是一团马形的黑雾,双眼泛着绿光,像是黑雾凭空托起了马鞍,看上去十分诡异。

上官明彦似乎倒是十分习惯这样的场景,见秦衍领着两人走来,他忙翻身下马,走上前去,恭敬行礼道:“师兄,”说着,他看向云羽和傅长陵,“云师兄,沈兄。”

云羽上下打量了他的打扮一下,叹了口气道:“唉,这一身装扮,真令我嫉妒。“

上官明彦被他说得不太好意思,只道:“让云师兄笑话了。”

云羽唉声叹气,傅长陵轻轻踹了他一脚,低声道:“别搅事,办正事儿。”

云羽瞪了傅长陵一眼,低声怒喝:“师兄也敢踹,等回去看我不收拾你!”

“上官公子,”礼官小跑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道,“该准备了。”

上官明彦点点头,安排秦衍三人站定在他后面,而后小声同三人道歉道:”如今事不得已,委屈三位,还望三位……“

“你赶紧回去吧。”云羽打断他,催促道,“宫门就快开了。”

上官明彦耳朵红了起来,赶紧道歉,转身面向正门,双手交叠在身前,站定看向城门。

众人站好之后,便听城墙上方传来鼓声,而后便见礼官面向太阳升起的方向,恭敬行了个礼,接着拖长了声音,大喝出声:“日出大吉,宜嫁宜娶,开——”

话音刚落,城门发出“嘎吱”的开门声,古老的城门打开时,带着闷闷的轰隆之声,因开城门所产生的风轻卷着尘土,在晨光下似如轻纱舞动,跟随着开城门的声音,跳出一支喜悦的舞曲。

随着城门打开,红色慢慢映入眼帘,当城门打开那一瞬间,礼乐奏响,而后便见漫天飞花而下,城门后两行女子水袖随花而出,在空中短暂交接之后,两排舞女朝着两侧侧腰将水袖抛开,露出人群后华贵的车撵,那车撵是纯金色,雕龙刻凤,镶珠嵌玉,在晨光下熠熠生辉。

落错着金粉的轻纱在空中飘舞,隐约露出跪坐在里面的女子鲜红的嫁衣,周边乐声欢庆喜悦,上官明彦照着规矩上前去,他先单膝跪下朝着谢玉清跪拜公主的礼节,而后便站起身来,走到轿撵面前,从旁边侍女手中接过一个玉如意,挑起帘子后,朝着谢玉清伸出手去,低声道:“公主,烦请握住我的手。”

谢玉清头上顶着盖头,听见上官明彦的声音,便伸出手去,上官明彦握住她的手,心跳无形中重了起来,他怕谢玉清发现自己的心跳声,垂了眼眸,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后,扶着谢玉清起身走出轿撵。

而后两人肩并肩一路朝着红毯外走去,礼乐声音大振,鲜花洒在两人身上,傅长陵神色动了动,忽地侧过头,贴近了秦衍,小声道:“师兄,你想过成亲吗?”

秦衍没有看他,淡道:“静声。”

傅长陵见他不喜,便直起身来,他用余光看着秦衍,目光落在秦衍面上,秦衍一贯清冷的面容,在这样欢庆的日子里,也染了几分喜色。他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很想拉一拉秦衍。然而他知道这个动作必然会冒犯的秦衍,于是他便就抿了抿唇,伸手去悄悄握住了秦衍的袖子。

秦衍察觉他的动作,淡淡瞟了他一眼,傅长陵讨好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这时候谢玉清和上官明彦已经走了出来,众人在礼官的唱喝下跪了一片,礼官又说了一些吉祥话,上官明彦扶着谢玉清一起走进了轿撵,跪坐在轿撵之中,傅长陵、秦衍、云羽三人驾马向前,领着整个迎亲队伍往祭坛走去。

后面的流程里,上官明彦要带着谢玉清绕城一周,一直走到祭坛,开始举行祭祀,向天地宣告成婚,等这个祭祀大礼走完,他们便会回到宫中开始晚宴。

谢玉清和上官明彦跪坐在轿子里,周边百姓纷纷挤过来看热闹,谢玉清盖着盖头,什么都看不到,却没有说一句话,安静异常。上官明彦觉得有些紧张,终于忍不住道:“那个,师姐,你不紧张吗?”

“有何紧张?”

谢玉清沉默了片刻,想了想,似乎是了解上官明彦紧张的来源,她斟酌着道:“你别担心,就算举行了婚礼,回去之后,我们再解契约即可。”

上官明彦听到这话,神色黯了黯,却还是道:“都听师姐的,只要师姐不介意,如何都使得。”

马车缓缓往前,傅长陵看着周边百姓欢庆的模样,他回头看了一眼秦衍,见秦衍看着周遭,在那一片彩带花瓣纷飞之间,秦衍仰起头来,便见那美好的场景尽落在眼里。他一贯清冷的面容带了几分柔软,傅长陵看着这样的秦衍,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他觉得心里像化开一样,他喜欢此时此刻的秦衍,也因此而感到开心,那一刻他觉得,如果老天爷能让秦衍一辈子这样,他死了也值得。

迎亲队伍一路走到祭坛,傅长陵三人按着礼官吩咐站在了祭坛边上,而后就看谢玉清和上官明彦携手走上祭坛,他们在礼官唱和声中拜了天地,上官明彦的手一直在颤,而谢玉清却是一派漠然。两人拜过天地,由上官明彦上前掀起谢玉清的盖头,而后在众人欢呼声中,礼官捧上一张婚书,只要两个人签了两个人的名字,将这婚书烧掉,他们的名字就会出现在云泽仙侣册上。

谢玉清先提笔落下自己的名字,而后便到上官明彦,上官明彦提着笔,却是迟疑没动。所有人都看着他,上官明彦拿着笔,慢慢抬头,他看着谢玉清,少年一贯平和清明的眼里,少有带了几分郑重炙热:“谢玉清。”

他突然连名带姓叫谢玉清的名字,谢玉清愣了愣,随后就听他道:“如果真的是我,你愿意吗?”

谢玉清眼里有些茫然,上官明彦说完,忽地笑了笑,他扭过头,低头在名册上迅速落下自己的名字。

礼官将名帖取走,放入前方大鼎之中烧掉。

当名帖烧掉那一瞬间,天空突然出现了一行金字,上方谢玉清和上官明彦的名字并列在一起,下方写着:共结连理。

全场欢呼起来,全都念着他们的名字,云羽叹了口气:“师姐牺牲也忒大了。”

听了这话,傅长陵看着台上携手走下来的人,笑眯眯道:“我倒觉得,这或许,也没什么不好。”

旁边两人都看过来,云羽瞪大了眼:“你什么意思?”

“唔,”傅长陵小扇抵在唇边,眉眼中带了几分笑意,“你猜。”

正说着,队伍就开始往皇宫回程,傅长陵三人又回到队伍最前端,三个人翻身上马,带着队伍折回皇宫,等到了宫门口,他们三个人下马来,傅长陵从礼官旁边接过一个瓶子,拿了里面的竹枝往外撒着水,一面撒一面念着祝词。

秦衍和云羽站在边上,秦衍看了一眼云羽,云羽便知道自己要按着计划离开了。今晚上他负责在城内到处搅事,不能跟着他们一起入宫。

于是他突然露出痛苦之色,同旁边秦衍道:“师兄,我去方便一下。”

说完,他便从人群中悄悄挤了出去,旁边礼官愣了愣,正想要拉住云羽,便听秦衍冷淡道:“大人,别惊到了傅鬼主。”

云羽悄悄跑去如厕是小,要是惊动了傅长陵,让他在仪式上除了什么岔子,那就麻烦了。

被秦衍一拦,那礼官又见两个小鬼跟着云羽跑了开去,终于没有说话,回头看着整个仪式。

等傅长陵按着乐国风俗作为朋友说完祝词,队伍再一次往宫里进去,傅长陵回到位置,与秦衍并肩而立:“人呢?”

“已走了。”

得了这话,傅长陵点点头,笑盈盈领着秦衍带着众人入了大殿。

进入大殿之后,谢玉清被人带往了她的寝宫,就留上官明彦在大殿里陪同谢慎饮宴。期初还是宫宴的模样,歌舞翩飞,等饭饱之后,那些朝臣一个个上来敬酒,也就和普通的婚宴差不多了。

上官明彦酒量不行,秦衍和傅长陵便是专门来给他挡酒的,谢慎在高处斜卧,看着臣子上前给上官明彦倒酒,一团黑雾的脸上,竟然也让人感觉有了几分笑意,他看着三个年轻人被灌酒,高喝了一声:“明彦,你还有个小兄弟呢?”

上官明彦听到谢慎叫他,提到云羽,他回过身去,恭敬道:“回禀陛下,云师兄今日身体不适,提前歇下了。”

“歇下了?”

谢慎语气里有了几分不悦:“不仗义。”

上官明彦笑了笑:“云师兄前些时日受伤,又替儿臣操办婚宴诸多,劳心劳力,今日实在撑不住了,还望父皇见谅。”

上官明彦句子之间,已经直接将谢慎称为“父皇”,谢慎听到这话,似乎顿时就高兴起来,只是他面上不显,淡道:“罢了,让他好好养伤吧。”

上官明彦恭敬行礼,而后又折回人群中去。

那些官员都是酒场上的老油条,上来一句又一句套话,劝人劝得极有技巧,傅长陵是个嘴滑的,让他喝一杯,他就一定得灌对方两杯,秦衍老实,来一杯下一杯。

傅长陵见情况不对,靠近了秦衍,袖子摩擦着袖子,傅长陵暗中捏了捏秦衍的手,秦衍抬眼看他,傅长陵转头看他。

两相对视,秦衍便明白傅长陵的意思了,他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而后在傅长陵猝不及防之间,闭上眼就直直往后倒去。

傅长陵大惊失色,赶忙一把抱住秦衍,让他倒在了自己怀里,所有人看了过来,就见秦衍睁开眼,眼神清明说了句:“我似是醉了。”

说完,秦衍双眼一闭,就扭过头去。

傅长陵:“……”

那一刻,哪怕这是秦衍,他也想说——

兄弟,你这不是醉了,是死了。

傅长陵觉得有些尴尬,而众人都被这一出惊呆了,傅长陵深吸一口气,他抬起头来,朝着众人笑道:“不好意思,我这位师兄一醉就是这样……”

这话若是放在旁人身上,众人大约就觉得有些不对,可是在秦衍身上,众人都露出了然的神色,仿佛秦衍醉酒就该是这么样,众人上前来,七嘴八舌招呼着道:“醉了就去偏殿休息吧。”

“刚才秦仙君喝得太急,哪儿有这么实诚喝酒的啊?”

众人说着,侍从便从傅长陵身上接过秦衍,然后扶着秦衍往外走去。

傅长陵目送着秦衍离开大殿,同上官明彦对视一眼,便继续招呼着众人喝起来。

上官明彦和傅长陵都是个圆滑的,秦衍不在,劝他们酒就不容易了。眼见着天色渐晚,上官明彦和傅长陵劝着群臣给谢慎劝酒,谢慎多喝了几杯,似是也觉得力乏,终于是挥了挥手,起身离开了大殿。

谢慎一走,大殿更是活络起来,秦衍看了一眼上官明彦,上官明彦点点头,随后便捂住嘴,扭头做出呕吐的姿态来。

傅长陵忙上前轻拍着他的背,同时在他身前泼了一杯酒道:“驸马,你衣服脏了,我带你去清理一下。”

说着,他便扶着上官明彦,同众人说明了情况,到了偏殿去。

一进偏殿,两人就开始换衣服,傅长陵从灵囊里拿出了那张皮披到身上,整个人顿时便化作同上官明彦一般的身形长相。上官明彦倒吸一口凉气,不由得道:“这是什么法术?”

“一只老鬼的老手艺,生前画画,死后画皮。”傅长陵一面穿上上官明彦的衣服,一面道:“你在这里躺着,我出去说你休息了。”

说着,傅长陵便盯着上官明彦的脸走了出去,他学上官明彦学得惟妙惟肖,连走路都颇为相似。

其他人见他一个人回来,不免奇怪:“傅鬼主呢?”

傅长陵笑了笑,举杯道:“他说扶我进去,自己一进去就吐了,现在刚吐完躺下,怕是要稍后一会儿才能回来陪伴大伙儿了。”

“无妨,”众人笑起来,“有驸马在就行了。”

傅长陵没有说话,他抚摸着玉佩,一面喝酒,一面观察着外面。没了一会儿,他便看见长廊上侍卫开始交班,他立刻给秦衍传音道:“谢慎离开大殿,明彦已经动作,你也准备吧。”

秦衍刚刚换好了嫁衣,正在偏殿闭目养神,听到这话,他立刻睁开了眼。

他从灵囊里翻出傅长陵之前给他的聚阴袍披上,收敛了自己所有灵气,赶紧起身到了门口,他感知了片刻,察觉外面应该是两个人,于是他瞬间开门,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个一手刀,就将两只鬼打晕在地上,他将人拖进屋中,关好大门,便立刻往谢玉清的寝宫赶了过去。

此时此处换榜,秦衍便轻松跨过了防守,直接来到了谢玉清门口,他在树上学了两声布谷鸟叫,殿内的侍女皱起眉头,忍不住道:“你们听到了吗?”

“什么?”

“有一只好奇怪的鸟啊,像布谷,可那声音也太硬了。”

侍女商量起来,说着这是一只奇怪的布谷鸟。谢玉清在红帕下听着,突然开口道:“你们先在外面候着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公主?”

侍女有些疑惑,谢玉清声音冷下来:“你们想让我动手?”

“公主息怒。”侍女鬼城一片,但也赶紧退了。

等那些侍女前脚出了门,后脚秦衍就趁着侍卫换防,从树上落到长廊,单手撑着窗户一跃而入。

谢玉清掀起喜帕,疾步走过去,一面走一面拆头上沉甸甸的凤冠,她走到秦衍面前,将刚拆下来的凤冠往秦衍手上一送,直接道:“带上,不然喜帕样子差别太大,我先走了。”

说完,竟是连给秦衍开口的机会都没有,提剑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秦衍端着手里的凤冠,皱起眉头。

这东西……

怎么带?

※※※※※※※※※※※※※※※※※※※※

谢玉清:新娘子的位置是你的了,我先走了。走之前我提醒你一句。

秦衍:嗯?

谢玉清:裙子穿反了。

喜欢琢玉请大家收藏:(www.moxue99.com)琢玉墨雪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琢玉最新章节 - 琢玉全文阅读 - 琢玉txt下载 - 墨书白的全部小说 - 琢玉 墨雪文学网

猜你喜欢: 兰亭笺纸桃花色天赐良婿霸道皇妃:傻女翻身把王上盛世医妃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宁王妃:庶女策繁华掌事重生之锦绣嫡女金凤华庭田园小王妃天芳皇家小娇妻田园小福妻盛宠之嫡女医妃重生嫡女有空间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残王毒妃龙图案卷集·续宠妻如令妾室职业守则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穿越之农家医媳百媚生当花木兰遇到祝英台
完本推荐: 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全文阅读残王毒妃全文阅读赤龙武神全文阅读神医嫡女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傲世丹神全文阅读穿越之农家好妇全文阅读都市小农民全文阅读万古仙穹全文阅读武灵天下全文阅读扛着AK闯大明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全文阅读绝鼎丹尊全文阅读太古龙尊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南少的掌上娇妻全文阅读校花之最强高手全文阅读九阳丹神全文阅读都市狂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钢铁苏联绝品神医乡野村民快穿之不当炮灰我从凡间来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道界天下超级军工科学家透视医圣绝品小神农武神皇庭太古龙象诀网游之光环王卡牌密室(重生)暗黑破坏神之毁灭都市修真医圣承包大明山村最强小农民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轮回乐园10号先生你好破尽诸天世界快穿:炮灰女配,有剧毒网游之枭傲天下万界圆梦师灵剑尊御鬼者传奇余生有你,甜又暖

琢玉最新章节手机版 - 琢玉全文阅读手机版 - 琢玉txt下载手机版 - 墨书白的全部小说 - 琢玉 墨雪文学网移动版 - 墨雪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