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墨雪文学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38章

在法庭上陈词逻辑清晰,审问鞭辟入里的尹检察官,到了庭外,愈发看着外形俊朗,赏心悦目,微笑也愈发帅气。

甄意稍稍被他迷人的笑容闪到,想起有次和杨姿旁听他的法庭辩论,实在太精彩,她久久无法自拔,开玩笑地说:“要是能跟他学习,潜规则我也愿意。”

杨姿无语:“学习是假,潜规则是真吧。”

而此刻,偶像从天而降,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甄意条件反射地微微鞠躬:“前辈!”

她的恭谦和诚恳落在言格眼中有些陌生,他眸光凉淡,不经意移到尹铎身上。

后者没看他,专注望着甄意,调侃:“我有那么老吗?”

“哈哈。”甄意爽朗地笑,“对了,我前段时间给你发过一份庭审策划书,想向你请教来着。”

“嗯,我看到了。印象深刻。”尹铎笑容加深,露出酒窝,“只不过找我的人太多,一一回应,我会忙死。”

男人的自信和高傲展露无遗,但,

他说话一波三折,

“不过,回去的路上我们可以讨论看看。上车吧。”

如此良机,甄意当仁不让,兴冲冲跑去副驾驶,开车门时才想起什么,回头看,言格的车窗玻璃摇上去了,车已启动,渐渐驶远。

片刻前,安瑶坐在车内,望见甄意欢欣雀跃跑上车的样子,微笑:

“甄学妹看上去好开心,也对,那是在你之前的深中校草哦,听说平易温柔,好多女生爱慕他。甄学妹似乎总喜欢长得好看的男生。”

比尹铎长得还好看的言格默然不语望着,这时,却撞见尹铎的目光,若有似无,隐隐带着一点儿气势。

尹铎竟还微笑了一下,彬彬有礼地对言格点了一下头。

言格静静收回目光:

“开车。”

甄意自然不知有人在背后说她,欢乐地坐上车,想起什么,一下子发窘:“呃,不好意思,其实,我有车。”

“你没有。”尹铎说。

“诶?我的车就在医院门口。”

“不在。”

“啊?”

“你的车停在消防通道上,被人拖走了。”

“那里有消防标识吗?”

“有,被树荫遮住了。”他很确定。

“”甄意无语,看一眼手表,“呵,报警叫人拖我的车,大半夜的谁这么有公共道德?”

“我。”他笑容放大,“谢谢表扬。”

“”

甄意印象中他温柔儒雅,没这么蔫儿坏,而且,这里面似乎有另一层微妙。

“为什么?”

“给你一个光明正大的面对面向我请教的机会,你难道不该感谢我?”

“”

把“意图不轨创造机会”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又自恋,不是她的绝技吗?

甄意觉得,她简直遇到人生对手了。

仔细一想,觉得有些尴尬,不知尹铎在想什么。

但一路上,尹铎真的只是和她讨论职业相关的事。甄意想,他叫人把她的车拖走多半是出于检察官的职业病。她笑自己自恋,随即抛到脑后。

可到了公寓楼下,甄意对他招手再见说谢谢的时候,尹铎来了句:“有点儿口渴,能去你家借杯水么?”

这话说得真叫人无法拒绝。

“”甄意笑道,“那边有familymart,我去给你买瓶水。”

“唉!”尹铎无奈地叹气,“其实,我不是想借水,而是想委婉地借用一下厕所,人有三急。”

“”这下真无法拒绝。

甄意心想自己一开始耍小聪明是否自作多情?究竟是她误解,还是他思维敏捷得无孔不入?

乘电梯去,一路都没有遇见人,尹铎寻常地问:“这栋楼入住率高吧?”

“嗯,挺高的,因为现在太晚,所以看上去没人。”

“那就好,很安全。”

一句话叫甄意心一暖,不动声色呼一口气。

尹学长这种男人,如果对谁上心,只怕那人真的很难招架。

他望着上移的数字,缓缓问了句:“这么晚了,言格怎么不送你回家?”

“呃,他不是我男朋友。”

“哦,抱歉。”话这么说,唇角却微微弯起。

开门进屋,家里有人,杨姿在厨房里煮面,屋子里香喷喷的。她租住的地方远,偶尔加班赶不上地铁,甄意给了她一把钥匙。

“意,过来吃宵”杨姿回头看见尹铎,愣了愣,甄意这么晚了带优质男人回家?

甄意:“吃宵??拜托你把话说完整好咩?听着真淫荡。”

杨姿:“”

尹铎:“”

究竟谁淫荡?

杨姿忍不住多看尹铎几眼,心情难以平复,这不是她们的偶像尹检察官吗!还是她们中学的传奇学长呢!

眼见尹铎去了洗手间,杨姿把甄意拉到一旁,小声问:“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要不我现在走?”

“没,他就是上来借一下洗手间。”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偶然遇到。”甄意看她,“阿姿,你不用先回房吗?”

杨姿刚洗完操,湿发披肩,穿着夏天的睡衣,下面只遮到腿根。

“啊?怎么了?”杨姿仿佛不明白。

甄意还没来得及指她的衣服,尹铎出来了,目光有些尴尬地绕开杨姿,看甄意:“谢谢,先走了。”

“嗯。”甄意送他到门口,折身回来,见杨姿脸色落寞,奇怪:“你怎么了?”

“没事啊,”她笑笑,关心道,“意,你要注意保护自己哦。”

“什么?”

“这种事,女生会比较吃亏的。”

“”甄意黑线,“你不会以为我经常带男人回家一夜情吧?”

“没有!只是你看到漂亮男人就恨不得扑上去,我怕你见到美色把持不住。”

“哪有?”甄意皱眉,“我只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表现夸张,见到别人不会不知分寸好吧?我的不知分寸只会对言格一个人。”

她语气不开心,杨姿不免紧张:“是我玩笑说重了,不过,言格你也不能想了吧。”

一听言格,甄意很快又笑了,“他和安瑶没关系,等过段时间,我会追他。”

“又追啊?”杨姿无语,“甄意,你现在二十多岁,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好意思么?女生这样追人,男生不会珍惜的。”

甄意摇头:“有的男人是这样,但言格不是。”

“阿姿,言格他不会表达,也不会说好听的话,但我说的话做的事,他心底都知道,都记得。这一点,我很确定。只因为是他,我才敢义无反顾地追,因为我的追逐不会被奚落,不会被嘲笑,不会被轻视,也不会被拿来做谈资”

她说了一半,摆摆手,“算了,你们都不会明白,只有我自己知道。”

她耸耸肩:“大家都觉得安徒生里海的女儿很可怜,我却觉得,她能爱一场,挺幸福的。”

杨姿的确不明白,但也被甄意眼中的守望弄得说不出话来。

她便不多说,转而问:“休息一个月,准备该上班了吧?”

甄意听言,支吾一声,还有两天,她要等着带崔菲去自首。

上班,只怕不能了。

这天,精神研究所实验室跟着言格学习的研究生们都很好奇,有个女的从天而降,一直围着他们淡漠如水不染尘埃的男神仙转。

言格倒没怎么受影响,淡定自若干自己的事,偶尔搭理她几句,多半置若罔闻。

男男女女的研究生们开始骚动,但因为言格的个性,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探寻,也不敢问甄意。

甄意的想法很简单,崔菲给她打电话了,说明天去自首。这么一来,甄意的好日子也没多久了,当然要趁最后的一天时光和言格一起。

此刻,言格正在记录猴子进行药物治疗后的精神反应。甄意则一直托腮坐在旁边看。

和之前的模式一样,她兴致勃勃地观赏,他专心致志地做事,一室安静。偶尔有猴子吱吱叫,倒也清闲安逸。

她看久了,觉得他长得真好,怎么看都好看。一时忍不住,借着最后的轻松心情调戏,开口:

“言格,如果你是一只包子,我真想把你吃掉。”

“”

典型的甄意语录:意思明显,直言不讳,不遮不掩,就是要让他直截了当地明白她的意思,而且丝毫不给误解的余地。

言格背对着她,头也不回:“抱歉,我不是包子。”

“这也不妨碍我还是想把你吃掉。”甄意十分厚颜无耻,“在我眼里,你就是只包子,而我是小狗!”

言格:“”

这样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事,还只有她干得出来。

小狗兴致高昂:“唔,包子是什么馅儿的呢?豆沙包,奶黄包,叉烧包能不能让我看看里面?”

她的调情简直露骨。

言格早习惯。比如前一个小时,她眉飞色舞地说:“言格,我知道很多种留住男人心思的方法,我看过很多书。”

“”

“但目前,我还没男人可留。”她故作伤感。

“嗯,听上去真忧伤。”他清淡地回应。

“你帮我就好了。”

“”

和以往一样,不管暗示明示,他都淡定地不理;倒是笼子里几只猴子好奇地张望。

甄意瘪瘪嘴,继续趴在桌子上看他。

隔了十几秒,言格有意无意地问:“那么想吃包子,肚子饿了吗?”

她一下来了精神:“你和我一起去?”

他轻轻嗯了一声。说不一起,她也会跟着他。

两人出去,言格问:“明天准备和崔菲去警局了?”

“嗯。”甄意用力点了一下头,看上去并不怎么伤感。

“如果她不去,你会举报?”

“是。但如果出现那种情况,会很麻烦。没有证据,我被拖下水,可她或许安然无恙。好在给她时间,她也终于做出正确的决定。”甄意深吸一口气,

“现在是最好的结果,一来她能自首,总比我举报她好;二来,不用担心证据问题。不然,她要是极力否认,案子就难调查了。”

言格低眸凝视她坚定决然的侧脸,静默不语,想起那晚在医院地下停车场,她想说什么却最终只说“我很开心”时的伤感和犹豫。

和这件事不无关系吧。

转过走廊,迎面走来小柯,他礼貌地打招呼:“言老师,甄小姐。”

言格微微颔首,甄意点点头,擦肩而过,走了一会儿,回头叫住:“小柯。”

“等我一下,”甄意叮嘱言格,小跑到小柯身边,警惕地看了言格一眼,非常小声地说,“小柯,你们大家以后都要叫我师母。”

小柯讶异地看向言格,后者面色平静,像是默认。

绯闻终于坐实,得到一手独家消息的小柯开心地点头,负责任地承诺:“好,我会告诉大家的。”

“到时,我请所有人吃糖。”甄意微笑。

过了明天,她有一段时间不能来这儿了,先给言格打个标签,让那些漂亮的女研究生们望而却步也不错。

她转身,步履温柔又规矩,知道小柯还看着,她特意走到言格身边,揪住他的衣袖,温柔道:“走吧。”

言格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对,想不出她又搞什么鬼。但他并没多好奇,也没有试图挣脱她的爪子,因为她绝对会整条手臂缠上来。

就这样走了没几步,甄意的手机响了,

电话里,卞谦的声音很平静,有些紧绷:“甄意,有个委托人点名要你帮他们打官司。给的委托费是宋依案的十倍。”

“这么多?”甄意惊诧,但想起自身的事,准备拒绝,“老大,我”

“你先别做决定,”卞谦以为她要答应,似有隐忧,“从今早到现在,你还没看新闻吧?”

“没,怎么了?”

“决定前,你先看一段视频。链接发你手机上了。”

甄意松开言格的袖口,打开免提,点开链接。

今早发布的视频,到现在已有上千万点击。

电梯闭路电视,黑白图像,没声音。电梯出现故障,轿厢卡在楼层中间,三分之二的高度埋在墙里,另有三分之一接触外界。

电梯里有个女人,试图从电梯门爬出去,可电梯下沉太深,没踮脚物,几番努力都没用。

外面忽然泼进透明的液体,女人浑身湿透,指着外面疑似叫嚷咒骂。没过一会儿,外面再度泼进透明液体,女人几乎癫狂。

甄意心惊肉跳,已有不好预感:“是恶作剧吧?”

“很不幸。”卞谦说,“死的人你认识,戚氏集团老板的私生女,齐妙。”

齐妙。

上次见她,她还在医院里和戚勉争吵,对崔菲和红豆示好。

一瞬间,脑子像被谁撕扯了一下,甄意莫名晕眩,手开始发抖。

手心的视频里,女人飞快躲开电梯门,缩去角落;与此同时,有一团火焰落进电梯,轿厢内瞬间一片火海。烈火熊熊,火形的人影在狭窄的空间里扭曲乱窜。

甄意脸色惨白,双腿发软,胸口像压了千钧巨石,喘不过气来。多年前的记忆,洪水猛兽般涌上来将她包裹,她快要窒息。

“啪”,手机摔到地上。

下一秒,她看见了言格,他紧握着她的手,眼神坚定,在和她说什么。可耳边太吵,轰鸣一片,她听不清。

言格似乎在叫她深呼吸,她很努力,可她无法呼吸!

满世界都是燃烧灰烬的味道,火光冲天,年轻的生命在惨叫,她被遗忘在最后的角落,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悲哀,绝望:

你们为什么都不来救我?

“甄意,看着我的眼睛,深呼吸。甄意”言格紧紧握着她的手臂,可她颤抖如秋风中的落叶,小脸煞白,满眼惊恐。

在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他就想阻止,可已来不及。

无论他怎么唤她,她都听不见了。

她浑身僵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像是陷入最深的梦靥,那惊惧如见了地狱的眼神让人心痛。

可终有一瞬,她眼中的水光,缓缓地,散开了。眼神变得安静而镇定,波澜不惊,非常陌生。

“言格。”冷淡,傲然,不是甄意的声音,“你回来了。”

他的心猛地一沉,握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凝视着她,唤了声:“甄意,看着我,我是言格。”

她的目光瞬间呆滞下来,渐渐,晶莹的眼泪弥漫眼眶,水光一漾一漾,无声地,寂静地,揪人心。

“言格,”她虚弱而委屈地喃喃,“你回来了?”

他的心蓦地一痛,失而复得般把她收入怀中。

片刻前,他再一次擅自使用催眠术;让她晕倒在他怀里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moxue99.com)亲爱的弗洛伊德墨雪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墨雪文学网

猜你喜欢: 光暗之匣校园重生之驱魔少女天命新娘道士房东,快开门鬼婚难逃我是棺材女连环杀机:少女的刑侦日志古今奇谭之云真猛鬼夫君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林小晚历险记重生之捉鬼天师鬼王娇妻,狠狠爱异凶录我的收鬼男友名侦探事务所猛鬼新娘之厉鬼索命恐怖女主播丧病大学人面花诡传渡异录鬼话阴阳斋逃杀星球[无限]灰色国度我的夫君是鬼仙鬼算传承人
完本推荐: Hello,校草大人!全文阅读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全文阅读神级升级系统全文阅读绯闻萌妻:腹黑老公,头条见全文阅读心魔全文阅读当花木兰遇到祝英台全文阅读天生奇才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神医弃女:吻杀妖孽魔帝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第一狂妃:绝色邪王宠妻无度全文阅读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王爷只想种田全文阅读医品毒妃倾天下全文阅读谷神决全文阅读丹武尊圣全文阅读修真界败类全文阅读亿万星辰不及你全文阅读嫡女毒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道破逆乾坤龙王大人是我夫剑骨平凡末世路第一序列快穿之不当炮灰仙宫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变臣都市少年医生百兵图鉴宝金瞳神脉至尊我只想安心修仙狂婿重生写推理小说神探狄仁杰之武朝传奇绝世武魂马过江河药门仙医帝霸总裁的天价穷妻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乘龙佳婿都市超级医圣超脑太监猛卒金凤华庭武破九荒仙武帝尊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墨雪文学网移动版 - 墨雪文学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