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墨雪文学网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76章

下午三点,病房窗外的树上,阳光灿灿。风一吹,叶子上的光线便轻快地闪烁起来,细细碎碎的,像湖面。

甄意靠在门边,歪头望着窗边的两人出神。

阳光折进病房,撒在他们身上,粼粼如水波,又像旧时光。朦胧,却闪耀。

言栩坐在轮椅里,安静而又沉默,目光如水,静谧无声地笼在安瑶身上;后者则半跪在轮椅边,给他整理衣领。

两人分明没有言语交流,可一举一动里都透着细腻和默契。

她给他整理好衬衫,又抚抚他的肩膀,把他整理得一丝不苟了,目光才落到他脸上,安然地含着笑。

言栩并不笑的,只是那样看着她,眸光很静,不深,也不浅。

安瑶起身,缓缓推他的轮椅,出了病房。原本守在病房门口的西装男们,隔着四五米的距离跟着。

原来也有这样一种爱情,无声,却细沉。

甄意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想。

想着想着,就有点儿想言格了。其实,他对她也是如此。不说,但就在那里。

独自走下停车场,想着给言格打电话时,手机响了:“甄意,你家男人电话快来接哟。”

笑容忍不住就爬上了唇角,接起来,声音里掩饰不住快乐:“好巧哦,我刚想给你打电话,真是心有灵犀。”

那边微顿了一下,才轻声唤她:“甄意。”

“诶!”她朗朗地回答。

那边又顿了一下。

“你在哪儿?”他嗓音清沉。

“你在哪儿?”她声音轻快。

“我在HK。”

“我在深城。”

又是异口同声,他便不说话了。

“诶?你什么时候去HK了没叫上我?”她习惯性地嘟起了嘴,“而且言栩出院哦,你都不来看看。”

她说着,摁了一下车钥匙,车子“滴滴”地叫唤,在地下停车场里格外的空旷刺耳。

“你在哪儿?”他似乎有些紧张,声音很低,语速也比平时快,“甄意,你现在一个人吗?”

“是啊,怎么了?”她拉开车门,坐上车,钥匙插进孔里,正要扭动。

“和言栩他们一起,不要一个人。”

甄意纳闷:“可我现在要去HK啊,明天是林警官的葬礼。”

“淮如逃走了,”电话里,他的声音是局促的,“我担心她会去找你。”

甄意背脊一凉,立刻四周看看,安静空旷的地下,没有人影,只有无数空旷而安静的车子。

声音不自觉小了下来:“她难道不会去找淮生么?”

“她也知道,警方会第一时间监视淮生,她不会那么笨自投罗网。”

“可,她应该还在HK,到深城来过不了关吧。”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嗓音平淡下去,“嗯,我也这么想。”但,不知为何,就是担心。

他的心理,她哪里不明白。

启动汽车,她不经意地,心里又温暖了。

“在HK等我哦,不要我一过去,你又窜回深城了。”

“嗯好。”

第二天,是林涵的葬礼。

初秋的HK城,下了雨,天空灰蒙蒙的,又低又沉。很多市民冒着雨排着队去给他送行。满世界都是黄色白色的菊花。

甄意一身黑裙,立在人群里,言格给她撑着大大的黑伞。

她静默地望着林涵的棺柩,目光越过人群,却隐约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脸色白得像鬼,隐匿在很多张悲伤的面孔里。眼神如刀,仇恨地盯着她。

她猛地一惊,淮如?

可再定睛一看,那张惨白的脸仿佛闪了一下,消失不见了。仿佛只是幻觉。

她想去捉,可人太多,淮如已经看不见了,也正是那一刻,起棺了。

棺木上覆盖着鲜艳的紫荆花旗,几位警司抬着棺木,摆臂正步,从人群里走过。有人红了眼眶,有人落泪,有人则泣不成声。

甄意收回思绪,眼神凝去那面红色的旗帜上,心中的情绪悲壮,慷慨,激昂却又最终平静下去。

现在,还记得林涵的声音,或许,很多年之后,都不会忘记。

隔着胶带,嗓音浑浊而模糊,用力而坚决,

一声,四声,四声,三声,

甄,意,动,手。

眼泪,便再度落了下来。

回去的路上,她兴致不高,蔫蔫地趴在车窗边,望着玻璃上凝结汇集的雨水滴发呆。

言格看她情绪恹恹的,始终挂心,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甄意?”

“嗯?”

“不要难过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话。

可即使是这样简单的话,对她也很有效果。

她回过头来,精神好了一点,点点头:“好呀。”

言格:“……”

她好像一直都是这样,自我疗伤能力特强,特别好哄,特别配合,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

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努力想了想,说:“我们说话吧。”

甄意:“……”

可她其实知道他想安慰的心思,因为明了,所以一下子就觉得窝心。

她窝进座椅靠背里,懒懒地放松下来。

车厢里安安静静的,外面是朦胧的雨水和模糊的世界。

这样的氛围,真适合聊天啊。

她手指轻轻抠着玻璃窗,指尖凉凉的,心里也平静,想起不久前在医院看到的一幕,想起他紧张的电话,他不太熟练的宽慰,不知为何,就说:

“言格,其实你一直都对我很好。”

这话有些突如其来。

言格转眸看她,眸光很深,一瞬不眨。

“我不开心的时候,其实你有想让我开心。”她歪着头,细细的手指在玻璃上写他的名字,“我难受的时候,你也会想努力让我不难受。”

她回头来了,微笑:“记不记得,你背过我?一开始也不知是怎么背上去的,后来,每次我一不开心,你就会背我了。”

她想起,有一次,她没任何原因,突发奇想在大街上让他背她,他不肯。

言格站着不动,她就猴子一样往他背上爬,跟爬树似的。他站得笔直,脊梁不弯,也不吭声,身板被她捣鼓折腾得时不时轻晃,偏偏就是不折腰。

她最后终于是手脚并用地爬上去了,撅着屁股,双腿圈在他腰上,却没地儿依附,又缓缓滑下去。可真差点儿滑下去时,他终究是弯腰,掌心握住她的双腿,把她托了起来。

想起旧事,她忍俊不禁,拿脚踢踢他:“诶,你背过我好多次呢,你记不记得啊。”

半明半暗中,言格轻轻点了一下头。

记得。

当然记得。

比如第一次。

中学时代,他生过几次病。即使他不去学校也没关系,可他从不会请假旷课。倒不是因为他多爱学习,而是……

她的教室在一号教学楼四层,他的教室在二号教学楼五层。

除去提前下课和自习,下课十分钟,她会在下课铃响的一瞬间冲出教室,飞一样下楼,跑过小操场,冲上楼,跑去他的教室。

又在上课铃响的瞬间,一溜烟跋山涉水般地原路返回。

一天5次课间,2次上学,两次放学,一星期5天,一月4星期,一年9个月……

他不知道如果她兴冲冲气喘吁吁地狂奔到他教室门口,却没有看到他,会是种怎样失望落寞的心情。

而他,不希望她失落。

想到她可怜巴巴的失望的样子,一个个拉着别人问“言格去哪里了呀”,他会难受。

那次,他热感冒,身体病痛,嗓子也很不舒服。可他本就话少,且即使身体不舒服,表面也不会显露出来,所以甄意并没察觉。

那时,他们在一起不到一个月。两人的相处模式还不熟。她不太清楚他作为男朋友的习性。

课间,他一句话没讲,甄意以为他心情不好,很忐忑,还有点儿小惶恐;她话也少了,安静地陪他立在栏杆边眺望大海。

很快,上课铃响。

都没有说几句话呢,甄意心里好遗憾,恋恋不舍地和他招手:“别想我哦,一下课我就跑来啦。”

言格嗓子痛,没说话,只点了一下头。

她笑容灿烂地招着手,转身飞速跑了。

上课铃还在学校上空悠扬地回荡。

言格回到教室坐好。

课堂很快安静,老师准备讲课了。这时,有个同学从外面进来,随口说:“言格,我刚好像看见甄意从楼梯上摔下去了。”

那个彬彬有礼从容淡定坐下起身各种动作都不会发出声音的男孩……

“哗”的一声桌椅晃荡,有人冲了出去。似乎只在一瞬间,老师和同学们来不及惊愕,他就风一样消失在走廊里。

言格飞速下楼,很快看到甄意。

她一动不动,倒趴在楼梯上,可能太疼了,所以过了这么久她都没动静。楼梯间里学生们来来往往,赶去各自的教室,没人管她。

生平第一次,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狠狠戳中,闷钝,麻木,透不过气,很难受。后来,他知道,这种沉闷而窒息的感觉,叫做心疼。

他还没来得及赶去她身边,她挣扎着爬了起来,吹吹手上的伤,捂着痛处,一瘸一拐地下楼。

“甄意。”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听上去有些陌生。

凭空传来他的声音,她吓了一跳:“啊,怎么了?”

一回头见他脸色不佳,她想起答应过他不会翘课,惊得慌忙摆摆手:“我跑很快的,马上就去上课了。”说完竟要跑。

“你站住!”他语气有些重。

甄意真就原地不动了,紧张地看着他下了楼梯,一步一步朝她走来。

他眼眸微微沉郁,向她靠近。

甄意脸都白了。果然和她一起,他反悔了,很生气啊,可这段时间她小心翼翼,没有不乖啊。她很难过,又很害怕他是来说分手的,低着头往后退了一小步。

可他却到她面前蹲下,掀起她的裙子……

她惊呆了,捂住嘴。

走廊上一个人也没有,都去上课了。

然后,他竟然往她裙子里看……

他在看什么呀?

她的脸慢慢变红,想后退,“别动。”他制止。她细细的腿上全是伤,尤其膝盖,都流血了。

甄意硬着头皮杵着,只觉裙摆下凉凉地透风。

世界很安静,隔壁教室里老师在讲课:“氯气中混有氯化氢气体,不能用碱石灰除杂……”

哎呀,他究竟在看什么呀?

她纠结地拧眉毛,早知道今天就不穿画着海绵宝宝的小内裤了呢,嗷呜。

“提着裙子。”他指示,“不许碰到伤口。”

“哦。”她点头照做。

言格带她去医务室,卫生员给她涂紫药水。她疼得哇哇大叫,还牢牢记得他的话,攥着裙子不松手,眼泪吧嗒吧嗒地砸,一边抹泪一边笑:“哇,紫色好漂亮!”

最后一节课,他不上了,送她回家。

见她走得缓慢而痛苦,他表情冷淡地蹲下;她不太相信,没动静;他指一下自己的背:“上来。”

她受宠若惊,立刻窜到他背上。

那年她个子还很小,他却已经长得很高,她趴在他背上,像大哥哥背着小妹妹。

一路上,她小声地软软地叽叽喳喳;他始终没说话,表情酷酷的静静的。

到她家楼下,她于心不忍,要下来。可他不作声,也不松手,其实他生着病,背着她走了两公里的路,体能将近极限。

可最后的五层楼,他依旧走得缓慢而稳妥,她根本没察觉他的腿在发抖,手快抽筋。

到门口,她幸福了一路,却忽然紧张起来:

“言格,你忽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要和我分手了呀?”她深深蹙眉,哀哀的,“别呀。我还不想和你分手呢!”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完全没逻辑啊。

“我知道。”他说,“不会的。”

甄意开心地笑了,转身要进门,又回头唤他:

“言格?”

“嗯?”

“还从来没有男生敢掀我的裙子呢!”

“……”

第一个也是唯一个掀甄意裙子的男孩,想起裙子下修长细腻的双腿,和余光里白色柔软的内裤和可爱俏皮的海绵宝宝后知后觉地,他的脸红到了耳朵根。

“你说,你是不是看见我的内裤了?”她仰头,往前一步,昂着头,嚣张地质问他,“看见我的海绵宝宝了是不是?”

言格闷不吭声,脸愈发滚烫,只是余光瞥见而已

但是,他也没脸说这不算,太不绅士。

而,他居然做了掀女生裙子看女生内裤这种事?行径?

他的骄傲不允许他不承认,而他的自尊让他不好意思直视她,别着头,红着耳朵,梗着脖子,终究是,点了一下。

她踮起脚,手指戳戳他的肩膀,趾高气昂地嚷嚷:“那你要对我负责!”

他不吭声,也不看她,又点了一下,嗓音已不清晰:“唔好。”

要对她负责。

这个承诺,言格一直都记得。

回过神来,此刻,她还坐在车窗边画玻璃,离深城越近,雨越小了。

“这几天在深城和HK之间来回跑,比过去8年都频繁,过关的工作人员都快认识我了。”她轻声自言自语,又回头看他,“有件事一直忘了告诉你。”

“你知道吗?自从庭审过后,网络上有好多人注意你,还在讨论你诶,都在猜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听说把各个名门豪门搜了一圈,却找不到。”

言格对这种事没什么反应。

她又说:“所以你要是去参加同学聚会,肯定很多人揪着你问。你不会不喜欢么?”

他们这趟赶回深城,正是去参加中学聚会。这叫甄意有些意外,毕竟,言格对聚会从不热衷,和班上的同学更没有联系。

事情的起因,是言格中学的班主任秦老师前段时间得了癌症,没想战胜病魔,恢复了健康。

不知谁借此机会号召秦老师教过的学生聚聚,一来见见中学老师,二来同学同校师兄弟姐妹熟络熟络。

她不知言格怎么会答应参加这种聚会,更不知他怎么会把她也带去。

她倒是不怵和那些精英校友们见面,只是当所有人都和你不太熟,却全都知道你读中学时干过什么,这种感觉着实太微妙。

果然,当甄意和言格同时出现在餐厅时,原本谈笑宴宴的包厢有一瞬鸦雀无声,言格是学校的一个传奇,甄意则是另一种传奇。

当两人同时出现,那个世纪大赌局再次在所有人心里点燃:甄意能不能追到言格?他们能不能长久?

甚至有人立刻在朋友圈人人网发状态:天,言格和甄意一起出现在校友聚会,就在刚才!

杨姿也在,热情地招呼甄意坐下。

大家都好奇,但都不探寻。几个女同学见了言格,眼神生姿,不过都知道他淡如水的个性,没人贸然靠近。

在人群中,他还是那样,不温暖,也不冰凉,淡淡疏离,绝不会散发出冷酷的气质,却也知不易亲近。

分明是风云人物,大家对言格的近况却知之甚少;早年不知他家境来历,现在也不知他职业生活。

倒是都听说过甄意,在HK混得风生水起,职业生涯起起伏伏,最终还是成为了“大律师”。

同学甲:“都说进了社会,学习成绩不代表一切,果然。看看,甄意比我们好多人都风光多了。”

“啧啧,你这话是夸人还是贬人啊?”

甄意笑:“中学成绩不好是事实,我还佩服你们呢!”

秦老师道:“甄意这孩子性格好,能抗压。最重要啊,她大胆又热情,光这两点,做什么都能成功。”

有人笑:“那追人会成功吗?”

甄意装没听见,拿杯子喝水。可杯子呢?

扭头看,言格安然自若拿着她的玻璃杯喝水。

甄意囧了:“呃,那是我的杯子。”

他放下,清淡地说:“我知道。”

“……”

三个字叫甄意心“咚”了一下。

“言格?”

“嗯?”

“你没喝酒吧?”

言格扭头注视她,俊颜白皙,语调清淡:“我看上去像醉了吗?”

“……”

他声音略低,怕她听不清,不经意就迁就地朝她这边倾身;隔得太近,甄意隐约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男人香味,她恍惚地别过头去,小声:“不像。”

旁边的杨姿和同学聊着天,却时不时往这边看。

另一旁,同学乙不好意思地问:“甄意,当律师很赚钱吧,我现在当老师,贫困死了。”

甄意道:“可我觉得当老师很酷啊,假期那么多。”

乙开心道:“是你们觉得酷,其实没那么好。”

秦老师笑:“各行都有各行的风光,也有各行的无奈,找准最适合自己的就行!”

“是啊。”杨姿说,“当律师也有很多道德风险,走错一步就是犯罪。运气不好就会当不成律师了呢!”

大部分人倒没注意这句话,但有几个女生在交换眼神,想到前段时间甄意就因知法犯法被判3个月的社会服务令。

现在想想,律师执照也拿回来了,还成了大律师,难道有后门?

杨姿很快意识到不对,道:“抱歉,我说错话了。”

本来没什么人注意,这一抱歉,反而明显了。

甄意很快反应过来,爽朗道:“所以大家要以我为鉴,千万别干坏事。不然,哪怕只是一瞬间的思想误差,也会把你之前做的一切都变成泡影。好在,我倒下去又爬起来了。”

她这样轻松,大家也不尴尬了。

这时,有人惊呼:“检控官师兄!”

门打开,尹铎也来了。

他是标准的阳光型学长,一出现,现场气氛顿时活跃。

男生女生都和他打招呼。

大家寒暄的间隙,甄意专注着拿筷子捡玉米粒,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偶尔侧头看言格一眼,他至多只是喝一点儿水,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他通常不吃外边的食物。

“言格?”

“嗯?”

“真不吃吗?过会儿肚子会饿哦。”

“也还好。”

仿佛“饿”这种感觉也是可以“心静自然不饿”的。

尹铎过来,拉把椅子在甄意身边坐下,语气调侃:“小师妹也在?”

“小师妹”这个称呼本身就带了太多的亲昵和关爱,加上尹铎不经意柔和下来的嗓音,各色目光刷刷过来。

甄意执着地拿筷子戳玉米粒,语气尽量轻松:“嗯,我过来蹭饭,嘿嘿。”

“拿筷子夹多麻烦,”尹铎说,用勺子舀了两勺玉米粒在她碗里。

“……”呃,师兄,我就是觉得一个个地夹才好玩……

女生们全往这边看,甄意这是一脚踏了两棵校草么?

男人的眼光怎么似乎和女人不太一样?

甄意坐在尹铎和言格中间,坐在大家的目光里,不太自在,偷偷看言格一眼,他没什么表情变化,不显山不露水的。

她又不免有些沮丧。

旁边有人和尹铎讲话,问了些法律问题,找他要名片,说是以后有问题咨询帮忙。

“今天没带。”尹铎很抱歉,蓦地想起,“哦,钱包里应该还有一张。”

刚掏出钱包,不巧服务员添水,不小心撞到他。

钱包掉在地上。

那位要名片的女同学赶紧俯身帮忙捡,拾起地上散落的卡片,却愣住:“照片里这个人怎么长得那么像甄意啊?”

一瞬间四座无声,四方的目光同时聚焦。

尹铎学长钱包里放着甄意的照片?!

甄意一愕,虽曾经一度隐隐感觉尹铎学长对她有意思,但她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来着。

一室的安静内,言格手中的玻璃杯稳稳放回桌面,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

平平静静。

可只有甄意察觉到了不对。别说放杯子,他放筷子都不会发出声音。

甄意反应极快:“哦,我之前报名参加培训班,让学长帮我交的证件照。”

但那女同学嘴太直:“不是证件照,照片里你在睡觉啊!”

……什么叫越描越黑?……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moxue99.com)亲爱的弗洛伊德墨雪文学网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墨雪文学网

猜你喜欢: 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末世女配逆袭诡婳之说我的收鬼男友丧病大学惊悚之书蛊毒44号棺材铺冥王逼嫁:驱魔少女,Go!超感应假说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少女阴阳师:鬼王来袭鬼算传承人请魅惑这个NPC鬼话阴阳斋黑痣魔女重生之捉鬼天师天师我的鬼神郎君夜半鬼上床:鬼神大人轻点咬我的夫君是鬼仙林小晚历险记霉女御鬼记亡夫,别这样鬼王娇妻,狠狠爱罪爱安格尔·黎明篇
完本推荐: 重生当军嫂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绝品狂仙全文阅读不死武尊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名媛在现代全文阅读军式霸宠:悍妻太难训全文阅读田园小王妃全文阅读黑千金全文阅读似锦全文阅读神医弃女:吻杀妖孽魔帝全文阅读重生丑女翻身:帝少甜宠鉴宝娇妻全文阅读都市极品仙帝全文阅读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抗日之浩然正气全文阅读女总裁的顶级兵王全文阅读残王毒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武暴君之召唤群雄仙御港岛时空通幽大圣九天神皇归向北宋大丈夫最强狂兵算死命重生之战神吕布天唐锦绣第一序列吕基之封神西游武神皇庭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家有悍妻怎么破仙宫唐朝小白领快穿:男神,有点燃!龙王大人是我夫合租医仙头狼快穿:黑化男神,娇宠成瘾!一品容华生活在美利坚的森林游侠鬼术大宗师首富小村医半盲女的英雄之旅平凡末世路武道天下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墨雪文学网移动版 - 墨雪文学网手机站